晴天霹雳之后

作者:尤今 来源:读者

  阿雄被确诊罹患前列腺癌第四期,大家都担心阿苑承受不了。

  阿雄和阿苑,是朋友圈中公认的理想伴侣。他俩出生于马来西亚,从小青梅竹马。高中毕业后,二人一起去澳大利亚留学,学成归来,便定居新加坡。工作之余,他俩相伴相随。她去购物,他耐心陪她,替她拎东西;她爱听歌剧,他便买好票陪她观赏。婚前如此,婚后依然如此;年轻时如此,中年时依然如此。

  阿苑和娘家的关系很好,阿雄便隔三岔五带阿苑回去省亲,更不时把阿苑的娘家人接到新加坡来小住,招呼得十分周到。有一回,他的岳母罹患重症,阿雄坚持把她接到新加坡来治疗,嘘寒问暖,无微不至。岳母痊愈出院后,说想去台湾旅行,阿雄便请了假,和妻子陪着岳母,足足玩了一个星期。

  阿苑的母亲一提起阿雄,便笑得合不拢嘴,竖起大拇指,频频说道:“阿苑嫁得好,嫁得好呀!”

  “嫁得好”的阿苑,其实也在很努力地经营着她的婚姻。阿雄不喜欢在外头吃饭,阿苑便苦练厨艺,确保阿雄一踏进家门,便能在氤氲的香气里吃上热饭热菜,而且,一个月内绝不出现重复的菜式。阿雄不时在家里宴请同事和亲友,阿苑一个人顶得上千军万马,花团锦簇的菜肴勾魂摄魄,让身为男主人的阿雄感到八面威风。

  阿雄病发后,两个移居国外的儿子无法回来照顾,阿苑成了顶梁柱,表现出惊人的坚韧。她不休不眠地守在病榻旁,阿雄任何时候睁开眼,她都在身边。

  阿雄病故那天,大家都以为阿苑会崩溃,没想到,她表现得比谁都坚强。在办丧事的过程中,她没有掉一滴泪。

  丧事过后,阿苑神情淡定地对亲戚朋友说:“我和阿雄8岁认识,共度60年好时光。他生病后,我四处打听,为他寻找最好的治疗方法,中医西医都试过了,但还是药石罔效。我想,这就是天意了。天意既不可违,我便倾尽全力照顾他,让他最后的日子过得舒服一点儿。能做的、该做的,我全都做了。老实说,我心里一点遗憾也没有。”

  

  頓了顿,她又说:“他离去后,我一直努力地回想他的种种缺点,设法让他在我的记忆里淡化。”“可阿雄在我们眼里,是个完人呀!”听到我们这样说,阿苑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应道:“世上哪有完人呢?又有哪一桩婚姻是十全十美的?瑕疵,我没说出口,不等于不存在啊!”

  顿了顿,她又说:“也幸好有这些不完美,我才能度过这一段艰难的日子!”外表柔弱如水而内心坚强如钢的阿苑,总能以积极的心态帮助自己爬出黑暗的洞口。

  阿雄可以瞑目了。

  (李金锋摘自《联合早报》2017年5月10日,宋德禄图)

上一篇:飞越密西西比     下一篇: 都是为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