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睡姿

作者:王太生 来源:读者

  在我的家乡,许多人将睡觉稱为“上苏州”。明朝洪武年间,朱元璋将阊门一带的居民迁徙过长江。六百多年悠悠时光里,祖先把对故土的怀念留在梦里。“上苏州”,成了前代移民精神皈依的一种集体回望。

  长江下游进入三伏天,溽暑难熬。小时候,我常露天而眠。那时候,夕阳刚刚落山,外祖父在路边支上竹床,然后领我到井边汲水。木桶里的水,一漾一漾,两个人用竹竿抬着,一高一低,泼泼洒洒,逶迤了一路。外祖父用脸盆泼水,将水泼洒成弧形扇面,沁凉的井水被泼到马路上,咝咝冒着热气。

  月亮升起来了,蝉鸣渐渐停息。这时候,不知谁家的竹床上,传来时续时断的鼾声和梦呓。有人放凉匾,也有人搁门板——那扇板,竖着时是门,双手用力往上一提,取下来放倒后便是一张床。有时候,人对生活的要求就是这么低。

  苦夏绵长,唯有酣睡。有人躺在桥上,一席铺地,四面河风鼓荡而至,伴随着荷香水汽迷糊入眠,直至晨光熹微,浑然不知。

上一篇:往天上写字     下一篇: 春天的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