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不幸亦有幸

作者:古龙 来源:读者

  很多人认为,上天不该让李后主生为帝王。明朝的陈眉公论其人:“天何不使后主现文士身,而必予以天子位?”大家读过之后,都会在惋惜中生出许多感慨,觉得身为帝王,是他的大不幸。

  一个艺术家的创作,非但和他的天赋、性格、才智、学养有关,和他的身世、境遇、感怀的关系更加密切。尤其是文人,把心中之感受,形之于文字,如果你没有那种感受,怎么能写出那种意境来?

  李白才高八斗、意气风发,不但是饮者,也是俠客。所以他写出来的诗,天马行空、淋漓尽致。杜甫就拘谨得多。虽然也是饮者,他的诗境却总像是停留在微醺时。他们二人之间的不同,当然跟他们的出身和境遇有关。

  后主生在帝王家,内苑后宫中,莺声凤舞不绝,未成年前的欢娱,恐怕已有“不足为外人道”者。可是人到中年,国破家亡,要“垂泪对宫娥”了。这种遭遇,这种变化,这种心情,世上有几个人能体会得到?

  如果他没有“天子位”,而只有“文士身”,怎么能写出“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怎么能写出“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乐芙兰摘自时代文艺出版社《笑红尘》一书)

上一篇:改变     下一篇: 森林的重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