鹦鹉大葱

作者:和菜头 来源:读者

  我认识一位老哥哥,我们都叫他老爷。老爷家里养了一只鹦鹉和一头猪。猪的名字叫福禄兽,宠物商人说它是那种永远长不大的袖珍宠物猪,即便成年之后也只有两尺多长。鹦鹉来自西双版纳,通身翠绿,尾羽修长,老爷因此给它取名叫“大葱”。

  鹦鹉总的来说是一种神奇的动物。据说有的品种能活到100多岁,可以作为传家宝传好几代。还有的品种极聪明,可以达到人类7岁儿童的智商。

  以上特点大葱都没有。

  大葱的特点是好色。在绝大多数时间里,大葱都非常深沉内敛,像条真正的云南汉子那样,蹲在架子上思考“鸟生”,或者嗑瓜子。偶尔它会在架子上踱步,轻声慢语,自己对着墙说云南话。遇见我这样的云南大汉,它就转过身去,根本懒得理我。我要是伸手去撩它,它就很不耐烦地一挥翅膀,把我的手指打开:“昆明老倌,死远点!”

  但是,每次只要有美女去老爷家做客,大葱老远就发出嘹亮的笑声,扑扇着翅膀,吸引美女走过去看它。当美女朝它走过来的时候,大葱会放下作为云南汉子的所有矜持,疯狂地在架子上站起—蹲下—站起—蹲下,触了电般狂呼:“你真美!”所以,大葱就成了老爷家的美女鉴定专家。凡是大葱看了无动于衷的女生,大家就可以结拜为兄弟了。

  有一次,老爷家来了一位非常漂亮的女士。大葱在循例大笑、扇翅、触电、狂呼之后,歪着头看了她好一会儿。当那位女士转身要离开时,大葱突然叫住她。略微沉吟了一下,它扭头用喙啄下自己最长的一根尾羽,转过头来,单腿站立,用另外一只爪子抓住尾羽,伸出来递给那位女士。现场的人都惊呆了!别人泡妞是买包,包算什么?大葱泡妞是拔毛,拔一根少一根,这是何等的手段!

  这样的情形一共发生过3次。还有一次,大葱拔下一根较短的尾羽送人。最后一次,对方是个小女孩,大葱想了想,从胸口拔了一根普通羽毛送给她。老爷为此非常忧虑,对大葱说:“葱,这冬天快来了,暖气还没来,咱不拔了成吗?你都快成肉鸡了。”大葱呻吟了一声,婉转缠绵,气息悠长。

  前年冬天,大葱突然飞走了。那天晚上,可怜的老爷带着一堆人在周围找了好几个小时,不断呼喊“大葱”,附近的居民听烦了,也不断地回应“蘸酱”。

  “大葱蘸酱”之夜过后,老爷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大葱飞走了。他专程找到我,说:“菜头,你是云南人,和我们家大葱是老乡,你能不能帮我分析分析,我们家大葱现在究竟是个什么心理?它究竟去了哪里?”我本想告诉他:“大家毕竟人鸟殊途,鸟是西双版纳的鸟,人是昆明的人,我们两地之间本身就不对付。”但是眼看着他眼圈也红了,鼻头也皱了,我一下子心软了,就对老爷说出一番我自己都不相信的话来:

  “大葱这孩子原先生活在西双版纳的热带雨林里。后来到北京在你家也待了好几年,现在孩子长大了,应该也进入青春期了。这孩子到了青春期满脑子想的都是什么?大葱想找个女朋友啊!你们家有吗?梁园虽好,没有女友。你们家大葱这是在响应丛林的召唤、爱情的召唤。我估计应该是奔往云南寻找它的爱情去了。”

  听完这话,老爷突然流露出释然的表情。我打开电脑,找出中国地图,从老爷家到西双版纳画了一条线,用笃定的口气指着这条线对老爷说:“看见了没?你沿着这条线找,去北京的南边和西南边找,大葱应该就在这个方向上!”就这样,老爷的心中又燃起希望的小火苗,直奔北京以南而去,一边走一边感叹:“唉!这孩子啊,好几千里地呢,为什么不跟爸爸说一声呢?唉!”

  从这天开始,老爷就在北京南边开始了他的找鸟计划。平常没事在家,他就点开微博,一遍遍搜索“鹦鹉”两个字。皇天不负有心人,老爷还真在北京南边找到了大葱!

  大兴有个公园,里面建了一个鸟类保护区,树上挂了许多鸟笼子。公园的园长有一天发现园子里多出来一只鹦鹉,觉得是个新鲜事,就拍了张照片,发了微博。我问老爷:“你怎么知道那就是你家大葱?鹦鹉不都一个模样吗?”老爷不屑地反驳我说:“没看见鸟爪子上还有一截链子吗?那就是我家葱!”

  费尽周折,老爷终于联系上了园长,跑到公园,见到一个多月没见的大葱。大葱停在树上,老爷站在树下。老爷对着大葱喊:“葱!爸爸来看你了!”大葱歪头看着老爷,明显是认出了他。但是,和在家里的时候不同,无论老爷怎么逗它,大葱始终保持沉默。每次老爷试图走近一点,大葱就振翅而飞,却又不飞远,一直和老爷保持10米左右的距离——它已经迅速野化了。老爷见状,也就停下了脚步,在树下和园长一行人开起了“家长座谈会”,了解大葱这一段时间的表现。

  “家长会”告一段落,人们仰头看去,不知不觉间大葱已经把头埋在翅膀下面,晒着太阳睡着了。老爷说,在那一瞬间他觉得既高兴又心酸。因为大葱的睡姿说明它现在很放松,和当初在家里一样。它现在如此放松,是因为听见了老爷的声音,心里有了安全感。而一只鸟儿在大白天里能站在树上睡着,可以想见过去这段时间它有多么紧张,又有多么疲惫。

  老爷在树下从中午等到傍晚,等到太阳快下山,终于等到大葱睡醒。老爷大声对大葱喊:“葱!你别害怕!爸爸不是来抓你的,爸爸就是想你了,来看看你。你在外面觉得快活,你要自由,爸爸都能理解!爸爸支持你!”于是,老爷挥手作别。大葱在树上盯着老爷,自始至终一言不发。

  后来,老爷又去公园看了大葱好几次。每次都是老爷站在树下抽烟,仰头看着大葱。大葱站在树上,脑袋埋在翅膀下,安然入睡。老爷唯一的念想,就是去掉大葱脚上的链子,担心大葱在林间飞行的时候,链子会缠绕在树枝上。然而,大葱已经野化了,人没有办法接近。有人建议用麻醉枪,被老爷坚决拒绝了。最后,老爷想了一个办法——在北京找一只雌鸟,带到公园里去勾引大葱。一旦大葱接近雌鸟,就用网兜捕捉,去掉脚链之后把它放回云南。可寻找雌鸟需要一段时间,等老爷找到雌鸟带到公园的时候,大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飞走了。

  两年过去,老爷坚定地相信大葱已经一路飞回云南,飞到西双版纳,找到了它的爱情。所以,如果你家在北京和西双版纳的连线上,如果你看到一只通身翠绿、尾羽修长的鹦鹉,如果它的脚上碰巧有一截闪亮的链子,那么,你多半就遇见了那只寻找愛情的大葱;如果你在西双版纳看到有这么一只鹦鹉,见到漂亮姑娘就兴奋异常,而且会拔下一根尾羽作为礼物,那么,你肯定就是遇见了大葱。麻烦你帮忙转达老爷的问候,告诉它,老爷希望它在西双版纳幸福,不要再被人类抓到。请你别用昆明话,因为它会对你说:“昆明老倌,死远点!”

  最后,福禄兽还在,依然在老爷家过着幸福平静的生活。它哪儿都不打算去,也去不了。因为它现在身长近2米,体重300多斤。

上一篇:索贿的艺术     下一篇: 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