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妈加我微信了

作者:秦雨晨 来源:《大学生》2013年11月下

  自己的爸妈能跟上潮流使用最先进的沟通交流方式,本是件很潮的事儿。但问题也随之来了——很多经常使用微信,并且通讯录上有自己爸妈的年轻小伙伴都有这样的烦恼:如何在微信上与父母和谐共处?

  微信朋友圈是一个熟人社群,除了你的闺密、铁磁儿,还有爸妈和七大姑八大姨,他们喜欢传播、分享的东西一定是养生篇或者鸡汤文:《14个值得推荐的个人提升方法》《一位母亲在女儿婚宴上的讲话分享》……年轻人的生活状态则完全不同,我们喜欢吐槽生活中发生的任何一件小事,喜欢在网络社群抒发私密的情感,喜欢上传各种食物照,喜欢通过在个人主页发布能代表自己的各种有趣内容来构建自己的形象。吐槽往往只是吐槽而已,它只是一个瞬息即逝的小情绪,而这些小情绪、小火花如果被爸妈发现就完全变了性质,他们对于年轻人的日常吐槽经常反应过激,以为你一定、肯定、毋庸置疑发生了什么大悲大喜,所以必须得弄个明白并且指引你走上正确积极的人生道路……

  这样的烦恼我也遇到过,不同的是在使用新兴媒体上,我的爸妈总是走在我的前面,尤其是我爸。自从互联网在中国时兴起来,我爸就从来没有落下过,他总能第一时间去搞明白那些最流行的社交媒体怎么玩。所以我爸是我们家三口人里最早成为“微博控”的人:每天睡觉前一定得刷一会儿微博,否则睡不香。

  不久之后我终于也开始使用微博,我爸毫不犹豫地与我互粉了,从此之后他每天刷完微博后,还要点开我的主页观察一下我的动态。微博密友功能开通之后,我爸比我更早地发现了这一新功能,立刻“邀请我为密友”,但那会儿我还没有搞明白那是个什么东西呢。

  于是这样的对话开始经常出现:

  “你老@的那个王小X是谁?男的女的?”“微博上那个赵小X是你的好朋友吗?太没水准了,老说脏话。”“你考试走错教室了也好意思发微博!简直不害臊!”“你发的那是什么画儿啊,裸体的,难看死了,删了删了!”

  ……

  这简直是历史噩梦在重演,自从我开始使用网络,我爸就一直在秘密开展间谍工作。我上初中的时候,我爸曾默默找到了我的QQ空间,把里面的青春期多愁善感小酸文从头到尾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还在吃晚饭的时候念了一段我文章里的抒情句子。我当时愤怒无比,我爸则喜滋滋地觉得自己这一“侮辱”人的举动非常顽皮有趣。我妈也时常遭遇这样的事情,可是对此我们俩都无能为力。跟我爸讲“个人隐私”这个东西,真的是毫无意义。

  从记事起我就知道,跟我爸讲道理是一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儿,他就是真理的化身,掌管全天下所有的道理,你不同意他就是不同意真理,所以我不可能跟他说:你不要去看我的空间,我有个人隐私。于是我毅然罢笔,从此关闭了QQ空间。高中时校内网正时兴,我爸给自己申请了一个名为“游翼诗”(有意思)的账号,跑来加我,未果,在家叨叨了一个星期:“你为什么不加游翼诗?多有意思啊!”

  再到后来,我爸又发现了我的豆瓣地址,经常上去翻看我的相册了解近况,还批评我写的影评里有错别字,当然有时候也夸我写的书评不错。我并不是不愿意和父母分享写的东西,只是我也需要一点个人空间来放置一些不愿意被看到和评论的幼稚无理的感情。

  从微博密友功能开通之后,我从来没有发过一条密友微博,我的微博上也鲜有表达个人情感的内容,所以如果你打开我的微博,会觉得这是一个早睡早起、生活零烦恼、喜爱艺术、充满正能量的文艺女大学生。

  现在是微信的时代。“微信的出现使得人们的通讯方式发生了巨变”这种话就不需要说了,总之我爸也在第一时间用上了微信。起初我们用便捷而功能丰富的微信交流得很愉快,直到有一天我画了个蓝头发的裸体小女孩,并换作自己的微信头像,我爸十分严肃而简短地发来命令:“头像丑,换。”

  那一刻我想要大声疾呼:我又不是把我自己的裸照当头像,至于吗?但是我还是乖乖地妥协了:我把图片的身体部分截了,只剩一个长着忧伤的脸和纤细的脖颈、看起来十分无奈的蓝头发小人。

  后来随着微信朋友圈的流行,我们全家人都转移了阵地。我和所有互联网时代的孩子一样,喜欢分享点儿契合个人风格的照片,再配点文字表达心情刷存在感。我爸也是朋友圈的活跃分子,他总是攒着一堆无厘头搞笑图片,然后配上一句很逗的解说发出去,他觉得自己发的东西幽默到了极致,简直妙极。

  由于微信里有我爸妈还有七大姑八大姨,所以我发东西的时候总是有诸多顾虑,但是仍然会有失算的时候。一次我发了一条状态:“我家猫发情了!”小伙伴们都来点“赞”,结果回家我就被我妈数落了一顿,她说:“哪有女孩这么说话的!不检点,不像话。”爸妈开始对我各种看不惯:分享的画儿太前卫,发的状态里居然有脏字……最重要的是——你还对这一切都不以为然!

  可是事实上,我确实对此毫无意识,也无悔意……我在面对我爸妈的数落的时候总是出现如下心理状态: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啊?

  我何尝不明白爸妈是因为爱和关心,因为在乎而总是用自己认为最好的最对的标准来衡量孩子的一切举动。可是代际差异是在人类历史上存在已久且不能被解决的一个问题,由于成长在不同的时代背景下,年轻人和父辈之间的价值观必定存在差异,在很多问题上都不能互相理解、达成共识,但是仍然应该互相尊重。

  我尊重爸妈的意见和看法,但仍然坚持自己认为对的东西。我希望在现实生活之外,能有一片私密的网络空间可以自由地抒发真实的情绪,傻点也无妨,不过是一种释放和宣泄罢了,何必事事严肃认真。于是我带着一丝歉疚,默默地把爸妈加入了朋友圈黑名单……我爸妈必定有些受伤,不过不久之后我妈有样学样,把我爸拉入了她的黑名单……

  当然我们的互动并未因此停止,我爸时常在微博上“淑女穿衣指南”下面@我,因为他对我稀奇古怪的穿衣风格忍无可忍。我虽然屏蔽了爸妈,我妈也屏蔽了我爸,我爸却依然大大方方在朋友圈发着搞笑图片,好像在和我们说:你们看,真正高水平的人永远这么磊落,不必躲躲藏藏!

  后来,我建了个“大好人”群,把爸妈都拖进来了,我们时常在群里分享自己认为有趣的内容:我妈发的一定是养生知识或者鸡汤文,我爸发的是搞笑表情或者什么段子,我发的多是知乎日报或者果壳网上的新鲜事儿,有时候还发一张猫咪在阳台上打滚儿的照片。依照个人口味选取并共享最适合给最亲密的家人看的内容,展现让对方觉得看起来最舒服的一面,把另一面留在他们看不到的地方,这成了我们一家人在虚拟网络媒介上和谐共处的重要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