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必哀伤

作者:沈嘉柯来源:《长江日报》2013年1月13日

  有一天,我看台湾着名主持人张小燕的访谈节目,嘉宾是李敖。

  张小燕的访谈每出一招,都被李敖化解。往常的节目,即便是蔡康永和侯文咏,张小燕也能收放自如,找得到他们的罩门,但李敖不同,这人修炼太久,道行比张小燕深。

  于是,张小燕出绝招了。

  她大概计划好了,一定要看看李敖感性的一面,达到综艺节目的最佳效果。于是她使出催泪弹,念了凤凰卫视总裁刘长乐的文字,写的是在刘长乐陪同下,李敖赴北京讲座,顺道送儿子去北京念书的经过。

  张小燕自己已泛泪了,李敖还是很淡定。张小燕有点无奈,推了李敖一把,抱怨道:“你这个老头子为什么这么嘴硬呢?”

  李敖说:“我没那么多不健康的感情,又不是生离死别,为什么要用悲哀处理呢?”

  对啊,为什么要用悲哀处理呢?自伤自恋自怜,容易上瘾,于是我们就偏好用悲哀处理世事。全世界的电视节目,大部分都喜欢来这招,因为急功近利,煽情好赚收视率,收视率就是广告费,是钱。

  我得承认,与文艺界泛滥的悲伤情结、凄美习惯相比,李敖更加珍贵。

  世上文字,向来写泪容易,谁没有几件伤心事呢,一触即发,飞快收效。但要写喜剧,写出豁然达观、纵声发笑,难如登天。

  眷念亲情很常见,但李敖反问得好,又不是生离死别,小孩子离开老父,是去过自己的新人生。

  李敖说:“我已经七十多岁,这个年纪看儿子,其实是爷爷待孙子的态度,有宠爱,很放松,也管不了太多。处理感情,不止哀伤这一种方式。”

上一篇:父亲    下一篇:瘦鹅理论